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地市分站:總站
藝海觀濤
從《重慶森林》走向《幻樂之城》:王菲的1994與2018
   文章來源: 澎湃新聞網 發布于 2018-8-1 11:53
分享到:

  我們終于等到了王菲再次現場唱《夢中人》。

  湖南衛視本季綜藝《幻樂之城》剛剛開播,畫面便跳轉至後臺的王菲,觀眾的視角隨著她的背影跳躍前進,看到她拿起頭條是“《幻樂之城》今日開播”的報紙,報紙放下,我們看到一張依然好奇、靈動,你甚至可以說是朝氣的臉出現在我們面前。

  “夢中人,一分鐘抱緊,接十分鐘的吻”

  這幾年我們看過太多關于王菲的文字了,她的各種八卦:愛情、友誼和生活圈子;她的爭議:討論她的為人、過往和所謂不為人知的秘辛,就連“撕掉天後標簽”、“帶你了解真正的王菲”、“王菲其實一點都不高冷”類似的通稿相信你都在各種平臺看過不下三次。

  但當王菲一開口,當那個跳躍的、自由的、不受束縛的王菲出現在你面前時,你知道誰都沒法定義和闡釋她,除了她自己。

  上一次看到王菲在《夢中人》的歌聲中奔跑,還是在1994年的電影《重慶森林》中。

  那是後來被稱為“上帝想要在這一年看電影”的年份,美國有《阿甘正傳》、《低俗小說》,中國大陸有《活著》、《陽光燦爛的日子》,歐洲有《這個殺手不太冷》和紅白藍三部曲中紅、白兩部,中國臺灣則有《獨立時代》《飲食男女》,就連動畫片也有《獅子王》開創了一個新時代。

  而香港則在這一年毫不示弱,祭出了《重慶森林》,自此之後暗戀和等待的情愫都被具象化成為了一個場景,便是快餐店的女店員阿菲偷偷跑進警察663的家中為他把這座“失戀博物館”換上肥皂、金魚、桌布和毛巾,而此時的背景音樂正是《夢中人》。

  《夢中人》是《幻樂之城》的開場曲,某種意義上它也是王菲成為今天的王菲的開始。

  2

  1994年6月,王菲決定不再使用在香港出道的藝名王靖雯,英文名也在前一年的專輯《Coming Home》中由Shirley改為Faye。——這不是從藝名變為本名這麼簡單,為了這次更名,王菲早已埋下伏筆數年。

  1987年,王菲舉家遷往香港定居,並拜音樂大師戴思聰為師。兩年之後王菲簽約新藝寶,以王靖雯的名字出道。彼時香港聽眾認可的女歌手是關淑怡、林憶蓮、周慧敏以及後來的葉倩文,王菲在香港的前三張專輯《王靖雯》、《Everything》和《You Are The Only One》也模仿她們的唱片,將人聲置于比配樂更重要的位置,王菲的一副好嗓子讓這三張唱片的商業成績比較亮眼。

  然而,香港人對于她“大陸妹”的身份標簽卻始終讓其很難更進一步,而之所以在出道時更名為王靖雯,也是想在香港的市場更加本土化。但就算英雄不問出處,一個粵語發音仍不準確的女歌手被香港聽眾捧成天後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其實那時阻礙王菲成為天後的並非粵語發音,而是唱片公司主導的對香港地區受眾品味和審美的逢迎。1992年,還差一口氣便成為天後的王菲毅然決定離開香港,赴美讀書。

  “唱不開心就不唱了。”當王菲這麼對記者說的時候,也許她本人並沒有意識到正是這種特質讓她後來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天後。

  在赴美期間和回港之後,王菲開始越來越多地使用真名示人,盡管唱片封套上的名字還是“王靖雯”,但詞曲作者一欄已經開始出現了王菲二字。

  西方音樂教育與東方女性氣質的結合,讓王菲開始慢慢從主流情歌拓展到更多領域,1993年的《十萬個為什麼?》可以說是轉變的開始。在這張專輯里,她翻唱了另類女歌手Tori Amos的《Silent All These Years》,由林夕再填詞為《冷戰》。這首歌的風格並不是香港樂壇當時最流行的失戀傷懷,但卻強勢地在當年的十大中文金曲佔到一席。

  真正的轉變發生在1994年,這一年6月,王菲發行粵語專輯《胡思亂想》。

  這張唱片的封面,白色的襯底上大大小小印滿了每個字都缺少筆劃的字句。“沒有大頭相”、“沒有新形象”、“沒有寫真集”、“沒有歌迷會申請表”、“沒有混音版”、“沒有劇場版”、“沒有限量發售”、“只有胡思亂想”。而左側則是歌手的名字:王菲。

  這張專輯無論從任何意義上說都是那時香港樂壇的另類,光是歌手本人沒有出現在唱片封面就足夠讓人驚奇了,英倫風格也明顯區別于當時的粵語歌最流行的成人抒情曲,竇唯首次出現在了王菲專輯的制作班底中,竇唯和王菲共同作曲、王菲本人親自作詞的《誓言》,也充滿了向世人宣告二人愛情的意味。

  但提及這張專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仍是《夢中人》。

  3

  《夢中人》翻唱自小紅莓樂隊的《Dreams》,從1994年開始,關于王菲唱腔和形象模仿小紅莓主唱Dolores的爭議就不絕于耳,在今年1月爆出Dolores去世消息後,王菲更是幾乎在所有相關稿件里躺槍,甚至被視作盜版。

  實際上,在小紅莓2011年的巡回演唱會北京站上,Dolores便戴上了王菲在1998年唱遊大世界演唱會上所戴的印第安酋長頭飾,更是在唱到《Dreams》時向王菲問好,原唱致敬翻唱者本是一段佳話,只是在如今的網絡輿論環境中,破神總比造神來得簡單和爽快。

  再說回1994年,那一年的香港樂壇是屬于王菲的。在這一年王菲發行了4張專輯,除了剛剛提到的《胡思亂想》之外,還有年初及七月份的國語專輯《迷》和《天空》,以及年末的另一張粵語唱片《討好自己》。不止是《夢中人》,後來成為王菲代表作的《棋子》、《天空》和《我願意》都是這一年發表的作品。

  仍然是1994,王菲還拍了讓她提名金像獎與金馬獎影後的《重慶森林》,年底她登上紅磡體育館,破了歌手首次登上紅館開演唱會的紀錄,開了連續18場“最精彩演唱會”。

  你能想象如今只在好友參與的電影中獻唱、開演唱會只有一場的王菲1994年勤奮到這種地步嗎?

  24年後人們都說《幻樂之城》是王菲的綜藝首秀,殊不知這首《夢中人》所在的1994,王菲就已經上了《天下無敵獎門人》、《龍兄虎弟》、《娛樂百分百》、《超級星期天》了,可以說那個年代稍有影響力的港臺地區綜藝王菲全都上過。而之所以沒有在內地綜藝中出現……你覺得王菲適合《綜藝大觀》還是《曲苑雜壇》呢?

  而王菲參與起綜藝,也明顯看出相比于訪談她更喜歡遊戲,《超級無敵獎門人》中用蹺蹺板吃棉花糖的遊戲她便玩得不亦樂乎。

  而那個著名的截圖“現在我最大的煩惱就是……太紅了”便來自于94年的訪談。

  你能想象王菲講黃段子嗎?在《娛樂百分百》中,她給小S和黑人講了這麼一個笑話:

  有個算命先生對一位小姐說:小姐,你命不好,你身上帶有兇兆。小姐說:那我把胸罩脫了可以嗎? 算命的說:不行,就算脫了兇兆你也逃不過人生的兩個大波。

  講完之後王菲自己不停地狂笑,小S和黑人一邊笑一邊震驚這是從王菲口中講出的笑話。王菲還不停地問他們是不是真的好笑。

  至于後來的王菲,那便是另一個故事了。

  4

  《幻樂之城》中,有位觀眾站起來說,“王菲老師,我是您女兒的粉絲,特別感謝你用彩色的夢,給竇靖童編織未來。”

  這是節目為數不多的笑點之一,很多人感慨“王菲你居然也有今天”,但這位觀眾所說的,其實有一段有點心酸的經歷。

  “媽咪,唔好睬佢地。”

  這句話據說是竇靖童學會的第一句粵語,意思是“媽媽,不要理他們”。當時王菲抱著竇靖童參加工作,免不得飛來飛去,而所到之處便被媒體長槍短炮的鏡頭圍追堵截。

  1999年,王菲與竇唯離婚。這段戀情剛剛開始時香港狗仔便遠赴北京偷拍,而離婚之後,王菲本人,她的女兒、前夫和後來的每一個伴侶都成為各地媒體的追逐對象。

  有時候媒體的鏡頭甚至從偷拍變成了逼問到她面前,在被問到“離婚手續是否辦妥”時,王菲反問“跟你有什麼關系”,記者回“我們的讀者想知道”,王菲便說“跟他們也沒有關系啊”。

  很多人對這一段回嗆記者的對話解讀為霸氣,在我看來卻是有點無奈。那時雖然王菲依舊有《唱遊》這樣的高質量唱片,日本發片、唱遊大世界巡回也讓她的職業生涯達到頂點,過度的曝光卻也成為了後來她萌生退意的原因之一,《將愛》發行之後,王菲15年沒再發行過真正意義上的新唱片。

  當然,對于王菲的淡出也不必完全做如此心酸的理解。其實這麼多年看來,王菲追求的只有兩件事:一是輕松,二是好玩。她從勤奮的1994到“懶惰”的2018,本質上仍沒有變過。在《幻樂之城》的節目中,我們看到開會決定節目內容時王菲也認真地參與其中——大概,這又是一件讓她覺得好玩的事情。

  不過作為歌迷最期待的,仍是有一天王菲再一次發現做唱片這件事輕松又好玩。


共築中國夢
2019全國兩會
熱門圖片
新聞排行
聯系我們 | 人員查詢 | 企業查詢 | 顧問團
版權所有(C)香港經濟導報-臺海新聞中心 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42號國華大廈10樓、16樓
電話:(852)25738217 傳真:(852)25731807
足彩总进球